— 默鱼sum —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点梗文)

  时间过了好长了,但是还是发上来吧!(反攻未果,吊胃口的文)第一次写肉,请海涵啊~

—————————————————————————————————

明楼没怎么注意过阿诚的手,他曾经在温情时吻过,高潮时握过,情动时抚摸过,却没有认真的、仔仔细细的观察过——真的有那么美吗?

  关于明秘书有双美手这件事,是秘书处的女秘书们最近的八卦,后来讨论的时间长了,男秘书们也加入进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樯,明长官自然也听到了。

  所以之后几天,阿诚总觉得自家先生有什么不对劲,每次将眼神投向他时,明长官又没什么不一样,阿诚觉得自己是太累了,认为之后一个礼拜都不要跟梁处长半夜讨论走私问题。

  明楼以为自己的观察无人察觉,在阿诚不注意的时候,他会盯着那双手,的确漂亮,甚至完美。他小时候上过私塾,自然知道诗经里用柔夷来形容美手,可是阿诚又不一样,这双手骨节分明,细长有力,上面也许有握抢的薄茧,不,是一定有,每次阿诚抚摸他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那粗粝的感觉。

  明楼并不经常能和阿诚睡在同一张床上,特别是回到家以后。明台有时候突然闯进来能让两人都吓软掉,所以亲热的时光特别难的,比如今天。

  大姐去香港照看生意,阿香去松江老家看母亲,明台这个臭小子在南京执行任务,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个大男人自然懒得做饭,在富源春吃了碗面就开车回来了。明楼心里想着今晚总算有时间和阿诚好好坦诚相见了。

  阿诚昨天晚上没睡好觉,半夜12点被梁仲春的电话叫醒,开着车就到吴淞口给他解决问题,当然他没少要钱,可是睡眠可不是钱能买的起的啊。今天没人在家,阿诚想着回去赶紧洗个澡上床睡觉。

  一进家门,阿诚顺手就把明楼的大衣接过来,正准备上楼,明楼就咳了一下:”阿诚你到书房来一下。”

  阿诚以为什么要紧事,赶紧放下手中的大衣,就紧跟在明楼身后,没想到进了书房,明楼一个反身就把门反锁了。

  “你干嘛?”阿诚吓了一跳。

  “阿诚。”明长官一声阿诚,可谓是百转千回,阿诚一下子就明白明楼想干什么了。

  “不要,我要洗澡睡觉。”

  “那就先洗澡。”

  阿诚可疑地盯着明楼,想着他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

  的确没有。

  明楼把阿诚拽到一楼的浴室,关上门开始脱衣服,阿诚看着明楼猴急的样子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你热水烧了没就开始脱衣服,冷不死你。”

  明楼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可不知道洗澡是一件麻烦事。

   “那你烧好跟我一起洗吧!”

  阿诚不想理他,出门烧好水跟明楼说了一声就上楼洗澡了。留着明长官在浴室里“独守空房”。

  鱼水之欢讲究两情相悦,若不是,明楼也会缠着阿诚两情相悦。明楼洗完澡悄悄走到阿诚的房间,推开门阿诚已经穿好睡衣躺在床上了。

  “大哥。”

  这声大哥在明楼耳中就是撒娇,他摸身上床,手渐渐地摸上阿诚的胸肌。

  “我累死了。”

  “你躺着就行。”说完就准备解阿诚身上的扣子。

  还好没开灯,不然明长官又能看到阿诚的白眼,可惜阿诚也不是吃素的,在明楼基本上把他衣服扒光的时候,悄悄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我们玩点别的。”

  阿诚身手利落,一下子就翻身骑在明楼的身上,打开台灯一颗一颗解开明楼身上的扣子。

  “早知道这样,就穿浴袍了。”

  当然不会,明楼现在看着阿诚解扣子的手都要痴了,他抓起一只手,一根根手指吻过去。

  “你没吃饱啊!”阿诚将手从明楼的嘴巴里抽出来。

   “吃你,永远不够。”

  本来阿诚想用手帮明长官解决问题的,现在这情形,明长官不做完全套是不会罢休了,若是这样,他明天真别想上班了。

  “不,今天是我吃你。”

  “随意。”

   阿诚吻住明楼的嘴巴,用舌头撬开他的双唇,一遍一遍抚摸他的牙齿。阿诚一只手脱明楼的裤子,一只手在床头柜里摸来摸去。

  一条领带,阿诚用那双漂亮的手悄悄地将明长官的双手绑在床头上。

  明楼被吻的七荤八素的,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双手用十字结绑在床头上。

  “原来你想这样玩。”明长官对于新花样表示好奇。“那你要伺候好我。”

  这次是开着灯的,明长官清清楚楚地看见阿诚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自己玩吧!我要睡觉。”说完阿诚就下了床提起裤子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你不能把我凉在这啊!你要负责啊!喂!明诚!你睡哪?”

  “你屋。”

   费了好大劲才解开系在双手的结,下楼到自己书房发现门被反锁,可怜的明长官没有自己房间钥匙的——全都在阿诚那里。

  没办法,他只能睡在阿诚的床上。

  阿诚走出房门的时候发现明楼已经在吃早饭了,阿诚心虚,低头打了声招呼,还好明楼既没提起昨晚发生的事,也没有发火,一切就像没发生一样。

  “大哥,该上班了。”

  “不用。”

  阿诚有些懵,今天要出外干?

  “我已经给秘书处打电话说今天不上班了所有安排延期。”

  “有什么事情要干?”

  “恩。”明楼很正经的点了点头,放下报纸。

  “白日宣淫。”

  阿诚哪能反映过来,直接被明楼拖到书房里了。

  “大哥,大哥,晚上,晚上是我不对,不要这样····啊····啊···不要,上班····啊····”



评论(1)
热度(39)

2015-11-27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