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鱼sum —

THE LONGEST DAY 结局

  所谓晚宴,就是洛基索尔一对,托尼贾维斯一对,坐在院子里吃点简单的食物,可能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所有的食物都是自己制作的。

  晚餐中托尼聊到初吻这个话题,然后又延伸到洛基的和索尔的初吻。

  “四十几岁?几号不知道了。”索尔回答到。

  “反正不是四十几岁。”洛基边喝酒边说着,一点都不管听到答案的人的表情。

  “什么?不是四十几岁?大八卦啊!快来说说。”托尼喝过酒的脸庞因为八卦更红润了。

  “秘密。”洛基才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索尔。

1988/7/14

  还有一天就要启程,收拾行李对于洛基来讲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毕竟航空公司的托运规定需要他舍弃很多宝贝,更何况他也不准备再来一趟伦敦。

  衣服可以再买,各种没有意义的工艺品也可以扔,唯独这几箱书他舍不得,洛基正在苦思冥想到底要选那几本书陪他去遥远的波士顿。莎士比亚一定要带,王尔德不是什么珍贵的版本可以不带,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待打包。

  已经是焦头烂额的时刻,一声电话铃显得特别刺耳,洛基想刻意忽略,可是这个电话铃特别的持之以恒,洛基没有办法,只能接起来。

  已经是午夜,谁会在这个点打电话找他。

  “喂。”洛基没有好气的问道。

  “请问您是弟弟吗?”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什么?”洛基满肚子疑问,对于一个一上来就问他是不是弟弟的男人。

  “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个醉倒的男生,他的钱包里只有你一个联系人,这里还有一张驾照,上面写的是索尔·奥丁森,请问您认识吗?”

  “索尔?”

  “您认识吗?请把他带走吧,我们酒吧要关门了。”

  索尔一米九几的大个子,一百七十几斤的体重,软趴趴地摊在洛基的身上,这个时候洛基想把自己的脑袋放到马路中央,希望有辆汽车从他上面压过去,看看自己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他和索尔算什么,凭什么要来接他。

  送索尔回家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无论是把索尔这个大个子塞到后座上,还是拖他上楼。从索尔的外套口袋里掏出钥匙,一只脚勾着门框,一只脚撑着索尔的后背,然后深吸一口气把索尔扔到床上。

  牛顿告诉我们,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索尔被扔回床上的力连带着洛基自己也被拉上了,直接躺在索尔怀里,更可怕的是,这个姿势,正正好好让他的嘴唇和索尔的碰在一块。

  洛基不是第一时间发现的,毕竟房间没有开灯,他累的也有点虚脱,整个人懵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是已经晚了,醉的不成样子的索尔似乎感觉到有两片柔软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他只是本能地动了一下。

  索尔似乎把所有吻姑娘的技巧都用上了,洛基这个小处男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被动接受,等洛基储蓄了一些力气睁开索尔的怀抱的时候,索尔好像又回到刚刚沉醉不醒的状态。

  简直是流氓。

  洛基打开公寓的灯,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被吻肿的嘴唇洛基想扇自己一巴掌,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他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索尔。

  索尔被日光灯照的不舒服,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洛基看在眼里一声不吭的把等关了,然后坐到窗前等着天亮。

  他明明可以离开的,却还是等索尔醒来,他想这辈子第一个完美的告别是留给索尔。

  洛基这辈子有许多秘密,有些在多年以后被当做笑话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些被遗忘,还有些被当事人知道然后丢进了垃圾桶,唯独这个秘密,他不想让索尔知道,就算他们已经在一起十多年,就算他们要过剩下的一辈子。

  1988年7月15号,洛基坐在飞往波士顿的航班上,随手带了一本王尔德的小说当做消遣。飞往美国的时间那么长,自怨自艾就显得太过单薄,他随手翻开那本小说——

——To love oneself is the beginning of a lifelong romance. 
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

拖了好长时间终于在情人节这天完结了,我的第一部完结的同人,谢谢大家的喜爱。希望锤基在世界或空间活的幸福,希望他们能经历我们所不能经历的爱和感动。


评论(9)
热度(27)
  1. 無我夢中默鱼sum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最近有点萌锤基

2016-02-14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