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鱼sum —

晨昏之恋下

哭了

口罩:


你们要的贵乱来了


警告:直男盾/Lady Loki 微锤基  盾冬柏拉图


 


 



 


她带着那个吻逃走了。这让Steve想到她的时候,忍不住会抿一抿嘴唇,就像她还在他的唇上,这是一种漫长的回甘,从舌苔到下腹,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少年时代从未受到女人的青睐,而等他变成美国队长,他又拥有太多选择,从前他找到了舞伴,没来得及跳舞,如今年华倒错,他的身体和他的心分属于两个时代。


Steve的飞机降落在坐标点,他拥有特殊权限,没有惊动任何人来到了牧场。Bucky的小屋亮着灯,就像在等待着他,他推开门,一帘之隔,有隐秘的水声。


“Buck?”


Steve走上前,他在帘幕后停下脚步,侧过身:“你在洗澡?”


没有回答,Steve眉头动了动,不再犹豫,直接把帘幕掀开。Bucky坐在水雾中,如同一枚暴露的蚌肉,她迷茫地望着Steve,舌头舔过嘴唇,仿佛衔着一枚缀满夜露的覆盆子。


“Steve?”她软而糯地叫他。


Steve转身把帷幕扯下,向她扔过去,幕布盖住了她,她伸手扒下,露出一张薄薄的苍白的脸,淡珍珠色的嘴唇,绿幽灵一般的眼睛,笑声低沉:“你对女孩子总是这么粗鲁吗?”


Steve走上前,还戴着战术手套的手握住了木桶边沿,他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Bucky在哪儿?”


“我把他杀了。”Loki双手哗啦一声从水中抽出,湿漉漉地交叠着搭在木桶上,仰起头来,幕布搭在他的脖子上,他悠闲地好像在仙宫的温泉里,“说真的,这么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Steve抬起手温柔地捧住他的脸,大拇指顺着他尖尖的下巴滑下,猝不及防掐住了他细瘦的脖子,Loki发出一声闷哼,笑意更深了:“你怎么跟他一样喜欢这一招。”


Steve垂头看着他,浓密的胡子遮蔽了他的大部分表情,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睛一如从前,毫不退让:“我不是Thor。”


“你当然不是。”Loki在他手掌下变幻,Steve感觉握化了一把冰雪,眼睁睁地看他融化成了她,他下意识地放松了力量。


Loki轻笑,声音像蛇从地面上滑过:“你果然喜欢她。”


Steve不回应,只问她:“Bucky在哪。”


“在仙宫的床上,安眠地像一个沉睡了一百年的公主。”Loki眼睛盯着他,细白的手指勾住Steve的战术手套,往里钻,“还可以再睡一百年。”


“你想要什么?”Steve收回手,后退一步,不让她的手指有机可乘。


“我想和他换一夜,金宫和木屋。”她从木桶里站了起来,水流坦荡地从她身上滑落,“你知道那些有趣的书里,贵族们趁着黑夜戴上面具游走在下等人聚集的街头巷尾,勾引贩夫走卒,皇后想做一夜的农妇,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带着羊圈里的味道。”


她慢条斯理地用那块织布擦拭着身体,她的身体和她变幻出的Bucky的身体完全不一样,Bucky像夕阳下的大河,缓缓地淌过红色的沃土,Loki则像冰棱,诱惑着你不顾冰冷握住她,折断她,融化她。


Steve看着她从木桶中走出来,走到他前,她望进他眼睛里,她抬手摸他毛刺刺的胡子,很轻很深地叹息:“你其实一点也不像他,他的胡子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这样的。我的哥哥从不知忧愁,笑起来就像孩子,一个5000岁的孩子,发怒的时候也是孩子一样发怒,伤心的时候也是孩子一样伤心,他是天地的宠儿,他是神的骄子,他无所畏惧,时间在他身上不起作用,他边走边丢,他只有未来。你呢,你只有过去,你活在过去,越活越窄,我的人类,你要去哪里?”


她拉住他的手,眼睛抓住他,她歪过头用牙齿咬住他的战士手套,慢条斯理地把他的手套褪下,她伸手去解开他的战士的外衣,像一个女神一样悲悯,又像一个女妖一样充满企图。


“你能去哪里?”


 


 


太阳还没跃上天空。Steve睁开眼,他从床上爬起来,伸手拉过Bucky的长袍搭在身上,走出了木屋,Loki坐在山坡上,她什么也没穿,只围了一条瓦坎达花色的毛织毯子,光洁的小腿交叠地坐在草坡上。


Steve走过去,站在她身边,Loki仰头瞧他,笑得像个小孩一样不知羞又有点恶作剧成功后的得意:“你弄疼我了,你们人类可真粗鲁。”


Steve垂下睫毛望着她,没有说话,但眼睛里透出柔和的笑意。


Loki转回头,她看向远方的天空:“我在等太阳出来,我曾经以为我哥哥是太阳神,他少年时代就像永不熄灭的骄阳,我靠近他才能感觉温暖,可是靠得太近,我又会被烧伤。我想他一定是太阳了,直到他觉醒的雷电之力撕裂了天空,我才知道我错了,我爱了那么久的太阳,可是他从来不是太阳,你说我的太阳去哪儿了?”


Steve没有说话。


Loki突然问道:“如果你的Bucky是女孩子,你会娶她吗?”


Steve毫不犹豫地回答:“会。”


Loki重新望向他,眼睛里是由衷的惊奇:“你们人类可真奇怪。”


“你说我活在过去,他是我的过去,我把现在和未来也变成了他。”


Loki笑了:“原来你给自己找了一颗星星。”


这时太阳出来了,Loki站起来,她和Steve并肩而站,阳光像剑横扫过草原,把白昼带回了人间。


Steve听到Loki在他身旁如耳语般低吟:“太阳。”


他回过头,她已经消失了。


 


 


 


跨年夜,Loki说他要送Steve一个礼物,她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她的双手攀附在他健壮的背部肌肉,仿佛一片马上要飘零的落叶。


他伸手接住她,仰面把她抱在腿上,让她落在他怀里,吻她的下巴和苍白的脖子。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她像潮水试图抓住海岸一般抓住他。


他更稳更紧地抱住她,用亲吻安慰她,他很少说话,只是不断地亲吻她,她的翠绿森林一样的眼睛里漫出细而缥缈的雨水,她如此迷茫和脆弱,让Steve感到陌生和恐惧。


“告诉我,Loki,你为何而来,告诉我。”他重新把她按倒,嵌入她的灵魂。


她伸出手抚摸他的胡子,说得轻而恍惚:“我想给你一个孩子。”


Steve僵住了,Loki先是惊讶于突然的停顿,接着突然笑起来:“哦,你吓坏了,我的人类。”


她终于像一个正儿八经的恶作剧之神那样微笑:“你在我肚子里,就像一条僵住的蛇。”


Steve瞪着她,用能杀死她的力道重新开始。


Steve在早晨来临前离去,临走前,Loki侧躺着露出一只眼睛看他穿上衣服,他的背影是Steve的背影,她不会再认错。


“我想给你一个礼物。”


Steve边扣扣子,边回答:“你已经给我了。”


Loki嘴角勾了勾,蠢货,她翻了个身,躺平了,懒懒地说:“我想有一个孩子。”


Steve停下了,他再次意识到Loki的不对劲,他在床边坐下,犹豫了一下,把手贴在她柔软的肚子上,他没说话,但眼神里的疑虑让Loki笑了:“只有你刚才留下的东西,没有其他了。”


Steve不出声,他的手轻柔地按了按Loki的小腹:“我从未想过拥有后代。”


“特别是和我。”


“和任何人。”


“Bucky呢?”


Steve给了Loki一个眼神,Loki抱着被子蜷起身:“我知道,我知道,他是男的。”


Steve把她当小孩一样拍了拍,接着站起来,Loki这时突然说:“我要死了,Rogers。”


Steve转向她,Loki正等着他转过来,她的眼神清透透的,四目相对,她眨了眨眼,突然笑得狡猾:“又一次。”


“Thor真可怜。”Steve摇摇头,他走过去俯身在她脸上留下一个吻,“我真的要走了,照顾好你自己,恶作剧之神。”


“这话我说才对,没用的人类。”


Steve翘起嘴角,直起身,不再看她,离开了。


 


 


那是Steve最后一次见到Loki。


 


 


Thor带来了Loki的死讯,Steve听着,没有多大感觉,他们在战场上,Bucky在他面前消失了,一半人类消失了,而Loki就像他说的又一次死了,恶作剧之神,


他在这时候发现了那颗星星,他突然在他的夜空亮起来,Steve仰头看着那颗星星,它和别的星星一样闪烁,在黑色的夜空中像尘埃毫不起眼,但是Steve莫名地认出它,认出那颗星星,那是Bucky,他像疯子一样笃定。


Natasha和Bruce觉得他疯了,只有Thor和他一起仰头。


“你看到了吗,Thor,你看到那颗星星了吗?”


Thor把目光从夜空转向Steve,他唯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Steve,嗓子里好像含着热砂:“是他,是你!”


Steve还没有反应过来,Thor已经向他扑过来,他揪着Steve倒在地上,雷电暴起的能量在他周身炸裂出黑焦的土地,只有Steve毫发无损。


Thor压着Steve,有一瞬间Steve和Thor都以为Thor会杀了他,但电光从他眼中熄灭,天神颓唐地松开人类,直起身。


Steve半撑着身体,望着Thor,从凌乱的发丝下透出满是血丝的眼睛:“Thor。”


“我弟弟,”Thor嗓音含混地说,“死了。他把命给了我,然后留了一颗星星给你,Steve Rogers,原来Loki早就预感到了他的死亡,告诉我,Rogers,他告诉过你吗,他告诉过你他会死吗?”


Steve抬起头,漫天星斗向他压来,他像被罩在网里全身勒紧,无法呼吸。


“Loki。”


Thor发出一声嘲讽地轻笑:“那不是他,那是你的星星,你的神迹,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Rogers,对你来说那会是Loki吗?”


“你说我活在过去,他是我的过去,我把现在和未来也变成了他。”


 “原来你给自己找了一颗星星。”


Thor把斧子抓在手里:“去找你想找的那个人,只要有这颗星星,无论在哪里,你都能找到那个人,这是我弟弟留给你的礼物。”


“我想给你一个孩子。”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我想给你一个礼物。”


“Thor!”Steve喊住他,他的全身肌肉骨骼都像石头一样坚硬,他连泪水都是坚硬的,无法冲出眼眶,只能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他的内脏已经血肉模糊了,“Loki,我要去哪里找Loki。”


Thor转过头,眉毛扬起,就像Loki形容得那样笑得无所畏惧:“你找不到他,凡人,你只是他的瞬息,而我会找他,纵横宇宙,一千年前,一万年后,冥河倒灌,生命之树再度开花,我总会找到他。”


 


END


 

评论
热度(131)
  1. 默鱼sum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

2018-07-03

131 口罩  

标签

盾基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