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鱼sum —

晨昏之恋 上

我真的太爱这个系列了,每天要温习一遍啊!!

口罩:

直男盾 X Lady loki 微锤基


锤冬《秘密情人》b面  


 


跨年那一天,他们在伦敦,倒计时开始的时候,Steve Rogers拧断了一个尾随者的手臂,他从怀里掏出压扁的帽子,在手肘上拍拍,双手套上头顶,遮住一头金发,推开门,走进欢腾的夜晚。


到处都是人,他的大块头便成了阻碍,他不得不缩紧肩膀,却仍然免不了撞上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醉鬼们。


“Cap,下个街角右转。”Sam在耳机里说,“我们已经到了。”


“收到。”Steve低声回答,“马上——”


他的话没能说完,有人搂住了他的脖子,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拽住那只胳膊,却又瞬间放松了力道。


“Cap?”Sam在耳机里追问,“一切还好吗,需要支援吗?”


Steve没说话,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几秒后,回答耳机里焦急的同伴:“没事,等我一会儿。”接着他切掉了通话。


女人满意地翘起下巴,接着优雅地转过身,一只手挽住他的胳膊,和他并排前走。这会儿他们也成了街上相约跨年的游客,只是他们的打扮实在不搭调,男人穿着一身夹克衫牛仔裤,头上压着一定毛线帽,就像刚下班的卡车司机,女人则黑发成髻,一身暗绿色的长裙围着黑色的披肩,仿佛在去晚宴路上临时起意下车步入市井,更何况她有着令人吃惊的美貌。他们这一对走在街头,路人不免去看,猜测着这是上流社会的新玩法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寻着真爱,大庭广众地私奔了。


“我想念你那件红蓝色戏服了,它去哪儿了,Rogers?”


“复仇者大厦,和你的权杖一起。”Steve淡淡地说,“说真的,你为什么来这儿,Loki?”


Loki微微侧过头,变成女孩子的她仍然高挑,穿上高跟鞋甚至比Steve还要高一点,她浓密的睫毛向上一掀,眼睛里的绿波荡了一下,笑道:“我想你了,也许。”


Steve停下脚步,他转向Loki,他们正好站在倒计时的人群中,人群齐声共喊,Loki不耐烦地咬了咬嘴唇:“真不明白你们这些短寿的中庭人为何还要庆祝岁月的流逝,难道这不是意味着又离死亡近了一点……”


她的话突兀停下,Steve竖起食指抵住她的嘴唇,零时的钟声敲响了,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欢呼声像溢出酒杯的啤酒沫让空气中弥漫着晕陶陶的快乐,Steve放下手,舒展嘴角:“新年快乐,Loki。”


 


第一次相遇可没有这么愉快。


loki被复仇者们关在玻璃笼子里,他的幻体则自由穿梭在复仇者大厦。他选择了那个跟他哥哥外形相似的中庭人,他看起来比其他几个人更好对付,这不怪Loki,千年来他哥哥让他对金发头发,义正言辞的强壮男人产生某种误解。


他就这样出现在Steve的房间里,宣称“我要和你做个交易,蝼蚁。”


Steve二话不说直接把盾飞了过去,盾牌穿过幻影回到他手中,loki轻蔑地一笑:“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在这里吧?”


Steve一手擎着盾牌:“javis。”


Loki瞬间到了他面前,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不!”


Steve顿了一秒,继续呼叫Javis。


就在这当口,Steve感觉到胸膛上的触感,他低下头,那只虚浮的手渐渐有了重量,他顺着莹白的指尖往上看去,修长的手臂曲起,拱出皮甲下柔软的起伏,他震惊地抬起眼睛,仍然是那张脸,只是本该是折线的地方变成了温柔的曲线,随之淡去的是邪狂,他变成了她,又得意又慌张地望着他。


“你……”即便是美国队长,也像第一次遇到魔法的人类那样一时语塞。


Loki上前一步,碰触便从指间压向了掌根,她比男性的时候矮了一点,睫毛掀起的时候有了一种从下向上看的乖巧:“别告诉他们,求你了。”


Steve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她任他握住,嘴角勾起:“她是真的,想尝尝吗?”


Steve盯着她,忽然出手,一双手铐铐住了她的手。


Loki的脸一瞬间扭曲了,她暴怒地说:“你这不解风情的蝼蚁!”接着幻影消失了,手铐咣啷一声掉在地上。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当Thor把loki带走的时候,他戴着口枷,双手被铐住,雷神押着他穿过他们,Steve突然有一种感觉,他向他望去,Loki大半张脸被覆盖住,但那双眼睛却直白地,不逃不避地看着他,浓浓的绿意仿佛要滴出来。


他抬起手,向他们——向他展示手上的手铐,并不是那一夜Steve铐住他的那双手铐,但又有什么关系呢,Loki知道,Steve也知道。


 


 


两年后。


天空之战后,受了伤的Steve躺在病床上,Sharon捧着花,推门进来,他们的目光相遇,Sharon微笑:“瞧瞧你。”


她的高跟鞋绷直了小腿,比平时走得摇摆,不紧不慢地到床头柜前,顺手扔掉了花瓶里Sam老兵协会送来的百合,把一整束红玫瑰放进去。


Steve打量她,女孩散开的金发垂在花瓣上方,她婴儿肥的脸颊因为微笑而有了柔软的弧度,她漫不经心地摆弄着玫瑰,全然掌握着Steve的注意力,却又毫不在乎:“躺在病床上,满脸是伤,魂不守舍,就像一位王子——”


Steve侧过头表示兴趣。


“我忘了在哪里听过的故事,也许是我哥哥那不起眼的女朋友,谁知道呢?海妖救起了王子——多么荒诞,人类自满到以为任何生灵都会以他们为先,如果真有这样的故事,海妖只会用它的利爪和尖牙把王子撕碎——但不管怎么说,故事就是这么写的,王子以为救他的是人类的公主,于是娶了新娘,可怜的海妖化成了泡沫。”她在Steve床边坐下,“我猜,王子其实心里知道救他的另有其人,但是他不爱她,也不想欠一条鱼,那救他的就绝对不能是她。”


她同他说着话,目光却渐渐远了,等到她重新看向他,她潦草地笑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Steve往后靠了靠,让自己的背贴上靠枕:“也让我看看你。”


他穿着病号服,脸上还有淤青,半个身子陷在被子里,但他仍能把任何一句话说成命令,Steve Rogers不需要王权,也不需要力量,就可以让人服从他。


这可真是令人愤怒又让人着迷。


Sharon变幻回了Loki的真身,他微笑着向Steve张开手示意——你想看到的——接着又在下一瞬间变成了“她”,她眯起眼睛,倾身向前:“哦,我忘了,这才是你想看到的。”


Steve嘴角动了动:“你有让Thor看到过吗,你的哥哥,你的王子。”


Loki的笑容僵在脸上,她突然扑向Steve,冲击力让床发出尴尬的声音,她的长腿蜷在他身体两侧,半撑在他上方,双手掐住了他的喉咙,俯下身,压低的声音咆哮:“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只要轻轻一折你脆弱的脖子,没有人会知道,我那愚蠢的哥哥也不会知道,他还以为我死了,现在正跟他的人类女人蜗居在连腿都伸不直的的洞穴里过家家,假装自己有多爱她!”


Steve任她掐着,神情平静中带着一丝温柔的嘲讽:“去找他吧,Loki,在你心碎变成泡沫之前。”


Loki怔怔地看着他,她眼睛里的绿色逐渐汇聚成盈润的一片薄膜,她的睫毛扇动了一下,薄膜破碎了,比想象中还要多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涌出眼眶,她掐住Steve脖子的双手渐渐失去了力道,滑向他宽厚的肩膀,Steve本能地伸出手臂想要揽住这具柔软纤细即将坠落的身体,但在这一切变成一个拥抱前,Loki消失了。


Steve虚张着的手臂,几秒后,轻轻落下。


 


 


从索科威亚返回的天空航母在纽约下落,难民们彼此搀扶着走下。Jane跑上来,她和那些志愿者们一道前来帮助这些刚刚失去家园的人。


一位母亲牵着两个男孩,她头上披拂着驼色的羊绒披肩,披肩很大,像张开的翅膀把两个孩子护在羽翼之下。Jane走上前,她先看到了黑色头发的男孩,他圈着母亲的腰,往后缩了缩,Jane冲他微笑,他只是瞧着她,不做声。不太擅长和孩子打交道的女科学家于是转而试图对付金头发的男孩,他看起来要大一些,身上有一种小男子汉的气概。


“Hi,我应该叫你什么?”


金发男孩直视着她,脸孔还很幼嫩,回答问题已经有了不容置疑的决断:“Thor Odinson。”


Jane睁大了眼睛,这时候,她注意到了那只手,从驼色披肩下露出淡粉色的指尖,温柔地搭在金发男孩单薄的肩头,保护着他,又依靠着他,手的主人拨开披肩,露出真容。她黑亮的卷发簇拥着一张白而单薄的脸,珍珠色的嘴唇微微上挑,浓密的睫毛掀开,露出一双绿眼睛,那双眼睛太绿太浓,就显得邪而毒。


Thor正和Steve讲话,猛然听到一声轻叫,他一回头,就看到Jane摔坐在地上,他马上奔了过来,身后跟着Steve。


“发生什么事了?”


Jane坐在地上,满脸的惊恐和不可置信。Thor在她身前半蹲下,大手扶住她的肩膀:“Jane,你怎么了?”


“我好像……我好像看到Loki了。”


Thor的脸色瞬间变了,在他身后,Steve转身就走。


 


 


领取物资的地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Sam正在给每个难民发食物和水,一抬头就看到Steve气势汹汹地从队伍末端走来。那些难民们都认得他,他是美国队长,帮助他们的人,但他们仍然本能地让开,仿佛面对一头突然闯入羊圈的狮子。他一直走到队列最前方,劈手抓住那个身着驼色披肩的女人,把她拽出了队列。


人群发出喧哗,Sam急忙问:“Cap?”


Steve背对着Sam,抬起手——别问,于是Sam即便有再多的问题也不再追问。他眼睁睁看着Steve几乎是粗暴地把那个年轻的母亲脱出队列,她的两个孩子紧紧跟随在她身边,披肩落下,露出她黑色的短发,和窄窄的肩膀。


 


 


Steve推开最近的一个过道门,把Loki搡了进去,伸手甩上了门,把人群隔绝在外。


“你对女士都是这么粗暴的吗?”Loki揉着手腕,被他甩得撞上了墙,“对那个金发甜妞也是?”


Steve的回答是一把把她重新顶回了墙上:“你在这干嘛?”


Loki正要开口,门开了,两个孩子一前一后钻了进来。


Steve回头,有一瞬间的犹豫,但随即这两个孩子在他面前消失了。


Loki发出一声轻笑。


Steve重新看向她,他在她脸上看到了嘲弄,有对他的,对这一切混乱,还有对她自己的。他放松了力道,但手仍在她肩膀上:“你还没去见他?”


“什么是见,当我想看到他的时候,我随时都可以来,我有时候是街角的卖艺人,有时候是落在他窗台上的鸽子,有时候是从他脚背上飞窜过的一只黑猫,有时候是让他忍不住多看一眼,心猿意马的漂亮女人。”Loki放松了姿态,她顺着Steve的姿势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奇异的是即便这种没骨头一般的姿态,在她身上也不会显得没形没状,而是有一种轻慢的优雅,造作的迷人。


“为什么不去见他?”Steve不为所动。


Loki有时候觉得Steve是他的天敌。他凡事弯弯绕绕,把爱和恨都缠绕在一起,把自己和别人都卷成一团乱麻,把前生和后世都搞得支离破碎……而Steve呢,他能拨开一切纷扰,直抵目标,像箭一样开弓不回头,不转弯,他说话的方式,做事的方式都那么直接,不留余地。Loki的顾左右而言他,Loki的装腔作势,Loki的小花招,都迷不了他的眼睛,面对这样一块顽石,Loki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还活着,我就想看他带着对我的愧疚难以幸福,我要他在手上、心上都纹上我的名字,我要他在最甜蜜的高潮也恍然若失。”Loki像念咒语一样低吟,她伸手攀上Steve的手,撩拨竖琴一般在他粗壮的手臂上划拨,“我不会变成泡沫,她,你们所有人都死去,城市消亡,绿洲泛起,沧海桑田,我还活着,他还活着,我们还在一起。”


Steve松开她,他垂下手臂,他的声音像含着一声叹息:“我不懂时间,但我知道,爱情和时间没有关系,一瞬间有时候抵得过千万年。”


Loki呼吸一窒,但她马上厉声驳斥道:“别用你们肤浅的思维定义我们,你们这些短命的——”


门在这时候再次被打开,一个魁梧的身影逆光出现,他一手握着门把手,微微探身:“我的朋友,你——哇哦……对不起。”


Steve顺着他的反应回头,Sharon半靠在墙上,她瞥过Thor,有些得意又有些紧张地圈住Steve的脖子,她柔软的手扶住他的脸颊把他拉向自己,呼吸扑打着他的嘴唇:“专心点,Rogers。”


Thor傻呵呵地笑起来,他空着的那只手翘起大拇指,戏谑:“专心点,朋友。”


接着把门关上了。


阴影重新覆盖了两人,loki嘴唇还浮在Steve的嘴唇边沿,她浓密的睫毛擦着他的颧骨,鼻息交替,Loki发现他的蓝色的眼睛并不如他哥哥一样蔚蓝如海,在他的眼睛深处有一点绿,这微妙的瑕疵让他再一次意识到眼前的人是个肉体凡胎,即便比一般人要强大,但并不是他的天神兄长,他短暂的生命就不过是邪神的一段午后小憩。


“你短暂得像流星,Rogers,你能拥有什么?”她用呼吸吐语。


Steve伸手扶住了Loki的腰,他们贴在了一起,他低沉的声音从他身体的每个部分传导向她,就像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一瞬间。”


那一瞬间,他眼里的那一点绿色像燃烧的星球,轰然压向她,她在他的嘴唇间变回了本身。


 


TBC


 


这篇写了很久了,一直没发,最近补完


我怎么会只有锤冬,而没有盾基呢,太不公平了

评论
热度(180)
  1. 默鱼sum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太爱这个系列了,每天要温习一遍啊!!

2018-07-03

180 口罩  

标签

盾基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