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鱼sum —

【本亨】丑闻时期的爱情(七)

 越写越多,实在不愿意再加前面章节的link了,直接点丑闻时期的爱情的tag应该就有所有的文章了

————————————————————————————


  一场山火拉开了加州夏天的序幕,从南加州的森林公园慢慢燃烧,一路北上。亨利坐在贝弗利山庄的露台上,坐在这座城市最高的地方向远方眺望,已经可以看见浓烟向这座城市飘来。

  “外面空气不好,进来吧。”本拉开门将在外面发呆的亨利叫了进来。

  “马上。”亨利言听计从。

   “是不是洛杉矶也马上要沦陷了?”亨利撇着头问他,“我都能看见烟往我们这边飘了。”

“不要担心,你能看见的烟,其实还离我们好几百公里呢,又不是珍珠港,哪能说沦陷就沦陷的。”

这是亨利·卡维尔第一次来本主持的聚会,这里的宾客应该都是他的多年好友,看着他们熟门熟路地从柜子里拿出PS手柄,看着他们的孩子和妻子自然而然地聚到一起聊天游戏,亨利很明白自己是局外人。

  詹妮弗似乎很在意亨利,这个他丈夫的新朋友。

 “亨利,要不要来点?” 詹妮弗站在厨房招呼他,“刚出炉的cupcake,新口味。”热腾腾的小蛋糕被装进一个个精美的小碟子里,詹妮弗将第一个拿出来的蛋糕递给他。

 “谢谢,詹妮弗。”亨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这没什么,听本说你还没有在洛杉矶买房子是吗?你一般都住哪?伦敦?纽约?”詹妮弗一边忙着手上的事情一边聊着天。

 “嗯,我也没有特别固定的地方,一般都是租房子或者住酒店,你知道的,演员的工作地点实在太不确定了。”

 “可是没有工作的时候呢?”

 “回家,或者出去玩,度假。”

 “那也要有一个自己的家啊,不过对你这样一个单身汉来讲,这样也舒服。”

 “是啊。”

 “以后要是在洛杉矶,就来我们家玩吧,每个周末都有这样的泳池派对。”詹妮弗已经把蛋糕摆好盘了,正准备端出去给孩子们吃。

 亨利对于詹妮弗的邀请有些愣神,呆呆地回了句“好的,谢谢。”詹妮弗笑着撇了他一眼,就走到屋外了。

 她是个善良的女人,而他却爱上了她的丈夫。亨利第一次发现自己爱情的背德。

 

 亨利要在洛杉矶待到七月底,他就像那场山火的见证人一样,看着浓烟越飘越近。有时候他会去本的家里,就为了去看看山火什么时候会烧到这座天使之城。本不太理解他这个爱好,刚开始还会招待他一下,到后来亨利来就像回家一样,他也不在这里吃饭,也不在这里同本一起打游戏,他们两个人一个人坐在客厅开着空调看剧本,一个人坐在露台上,向远方发呆。

  亨利来的时候,家中一般只有两个人,有时候会多一个爱丽丝,他孩子的保姆。洛杉矶的空气越来越差了,詹妮弗早已带着孩子们提前去度假村等着了,大部分人也都巴不得待在室内看着空气净化器,只有亨利·卡维尔是怪胎。

  “你要想抽烟就直接抽,不要在这里吸灰来借烟。”本已经看完一部剧本了,没想到亨利·卡维尔居然还坐在外面。

   “我没戒烟。”他似乎永远都抓不住重点。

  “那也进来,可别在漫展发布会之前生病了,那样所有人都会想杀了你。”本走到他身边,抓起他的手把他拖了进来。“爱丽丝做了一些三明治,吃完再走吧。”

吃完三明治,亨利又被哄着喝了一杯茶,那是本的新爱好。喝完茶,天已经黑了,可因为山火,亨利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真正的黑夜了。

 “我送你回家。”本很自然地说出这句话,也很自然地拉起他的手。

  “明天我还能来吗?”

  “你就那么喜欢看这片大火?”本一脸无可奈何。

   亨利没有给他答案,因为不敢,他的答案实在是太愤世嫉俗了,那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七月的天使之城与她的名字越来越不相符,亨利每个早上都会被手机的警报吵醒,山火距离城市还有50里,距离城市还有40里,距离市中心还有30里,亨利同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一样并没有当回事。

  直到有一天,早晨并不是由晨光或是熟悉的警报吵醒,而是由酒店充斥的浓烟熏醒的,那一刻,亨利·卡维尔人生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已经年过三十了,他也在外漂泊了很多年,但在浓烟中,他的理智和冷静全都没有了,一点一点吞噬他的只有恐惧。

 他摸到了床头的手机,借着手机的亮光,又摸到窗边,打开窗帘和窗户,洛杉矶的市中心不再有那悠闲的模样,山火熊熊袭来,浓烟笼罩天穹,这座城市已经没有白天与黑夜了,逃离城市的车流里不断亮起的红色尾灯不断提醒亨利,他离不开了。

 潜意识会在人最危险的时刻突破防线,成为人类最后的救命稻草,亨利的救命稻草是本·阿弗莱克,是他在理智时从来不敢抓住的人。

“你能来救我吗?”本接起亨利的电话时他还沉睡在梦里,可却没想到打扰自己好梦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严肃认真。

 “你再说一遍亨利?救你?”本打开灯,疑惑地下床。

  “我被困在酒店里,山火就要来了,我没有车,我不知道····”亨利说的没什么逻辑,但他能感受到,亨利很害怕,亨利很慌张,亨利需要他。

  “你在酒店大堂等着,我马上开车来接你,你还住在那个酒店对吧,你等着,我马上来。”本拉开窗帘,以前一直引以为豪的风景却变成了恐怖的地狱,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亨利在电话那头大叫着:“不要开车,本,全堵上了,不要开车。”

  “好,我不开车。”  

      本从未想过有一天在这个车流上的国家,他会骑着一辆哈雷去救一个人,这不需要想,在亨利说下‘救我’两字的一刻开始,疯狂就跟这场山火一样,蔓延地又快有广。本·阿弗莱克带上头盔,就像他几个月前带上蝙蝠侠的头盔一样,只是他没有能力拯救一个城市,也只能拯救一个人。

再也不会比那天早上更邋遢的相见了,山火烧下的灰飘在空中,染白了本的机车夹克,也染白了亨利的头发,他们都还穿着睡裤和脱鞋,没有洗漱,就这样相见了。

  从本·阿弗莱克家到他的酒店需要四十分钟,这趟路程亨利·卡维尔走了无数遍,可是那天早上,却只用了二十分钟。

  这少的二十分钟,让亨利·卡维尔在看见本·阿弗莱克的那一刻红了眼睛,他的确想流眼泪,毕竟他们在酒店门口相见,毕竟眼泪也可以用刺鼻的粉尘当做借口。

 “跟我走吧,亨利·卡维尔,明天还要去圣地亚哥呢。”本·阿弗莱克没有给他机会流眼泪,直接扔给他一个头盔,然后发动了引擎。

 那天的山火像是来自地狱,红色成为那天天空的颜色,燃烧的灰烬带给这个不下雪的城市难得的雪景,2012已经过去两年了,可世界末日却随时可以来一遍,再精彩的灾难片也描绘出那天洛杉矶人的心情。可亨利·卡维尔却不这样想,他的脸隐在头盔里,坐在本的后面,可以理所应当地靠在他宽厚的背上,似乎这场地狱之火是为他而创造的,似乎燃烧掉整个洛杉矶是为了让他真真正正地趴在眼前这个人的背上。

   堵成红色河流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哈雷机车在空档中穿行,喇叭声,骂娘声,声声不息,可亨利听不见,本也听不见,他们似乎又变成了超人和蝙蝠侠,这城市里千千万万人当中,他们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你还好吗?”本大喊着。

  “我很好!”亨利大叫着。

  这算什么对话,又有什么需要掉眼泪的呢?可亨利知道,就因为这句话,他知道本·阿弗莱克是喜欢他的,是爱他的。

 这样的认知燃烧掉亨利·卡维尔最后一点清醒和理智,在本·阿弗莱克将车子停到车库后,还没有进家门,亨利就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他。

  “我希望今天是世界末日,本·阿弗莱克,这样就只有我和你了。”他把头埋在本的背上。

  本·阿弗莱克没有马上挣脱,也没有回答,就只轻轻地拍了怕亨利环在他腰间的手。

  哪个作家说的,爱情就是一场大火。

————————————————————————————

马尔克斯说爱情是一场霍乱,我就把它比喻成一场山火吧。今天这章是我最喜欢的场景。本篇BGM:《雪落下的声音》

评论(13)
热度(52)

2018-08-13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