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鱼sum —

【本亨】丑闻时期的爱情(九)

本·阿弗莱克知道自己在做一件疯狂的事,这件事他十几岁没有勇气,却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开始追逐这种快感。他曾经在酒精中追逐这样忘却世间一切的感觉,那种没有明天没有别人没有身外之物的快乐。亨利把这种快乐叫做爱情,可对于本·阿弗莱克来说,这更像一种瘾,一种快乐,而快乐这种东西,谁都需要,谁都离不开,谁都在找它。

  本·阿弗莱克在亨利身上找到了那种快乐,他年轻的时候曾在詹妮弗·洛佩慈身上尝过这种快乐,堕落的,没有未来的,随心所欲的。但他也结结实实地尝到这种快乐的苦果,他被当做好莱坞最大的笑话,他也被误解了很多年,都说美国是最自由的国家,可本却知道,这个国家就连快乐也被定型了。

  所以这一次的快乐他尝的小心翼翼,似乎对亨利不公平,但比他年长十一岁的本却知道,这是他所能做出最离经叛道的决定。

  他知道亨利疯狂地给他所有社交媒体点赞,也知道那只蝙蝠是亨利给他情书,知道公开采访的暧昧语句是真心,但是唯一不敢知道的是,亨利真的爱他。

  洛杉矶,天使之城,每年夏天的开始都是不同寻常的。

  那篇小报道先是出现在一个知名同志八卦论坛,然后是八卦专栏,最后变成了某个网站的一篇带着照片的新闻。

  《超人和蝙蝠侠的现实绯闻?》配图是他和亨利坐在球场吃热狗的照片。

   自然下面都是嘲笑狗仔记者的留言,两个男人一起看球赛有什么大惊小怪,这样的新闻还不如本·阿弗莱克被醉醺醺地送到治疗室的照片来的抓人眼球。

但对于当事人而言,这条新闻就是不好直说的事实。 亨利给他发短信之后,少见地没有给他回信,而是直接将整个对话条目删除了。

 那条新闻似乎没有任何水花,本进组拍摄,BVS口碑预冷,华纳互相推责,自杀小队马不停蹄改剧本,一切一如寻常。甚至加纳上Ellenshow的时候,被Ellen随口问了一句‘绯闻’,都会被这家的女主人笑着说应该把马克戴蒙也叫过来演一出三角恋爱情喜剧。

他依旧会在片场把亨利叫过来,给他杯咖啡或是一个甜甜圈,只不过亨利成了所有人中的一个。

 在夏天的时候,亨利·卡维尔终于忍不住了,他悄悄地躲在本·阿弗莱克的拖车里,躺在他的沙发上百无聊赖。

  哒,哒,哒

  本·阿弗莱克的靴子声是这样让人心安,亨利翘着嘴角听着脚步声临近。

 把手扭动的那一刻,亨利立刻坐了起来。

  “本。”拖车里没有开灯,只有隐喻从小窗户透过来的片场余光,打到亨利的侧脸上,本承认看见这样的脸是让人心动的。

  “你怎么自己来了?”本的声音里透着疲惫。

  “我已经很久没单独见过你了。”亨利也很无奈,他慢慢走过去,悄悄地牵到本的手。本想开灯,亨利直接制止了他。

  “十分钟,五分钟也行,就这么呆着一会儿。”亨利知道自己品尝极致快乐后的苦果,他真的想自私一把,“我能不能忘了我曾经看过那篇新闻?”

  “那本来就是瞎写的。”

  “那我们只是朋友吗?”

  本·阿弗莱克没有回答,亨利却不依不饶,“我们只是朋友吗?”

  亨利仰着头盯着本的脸,他迫使本的眼睛也看着他,一双蓝眼睛,一双灰眼睛,都是会说话的眼睛。

“我们只是朋友们?”这样的话亨利轻轻地说了一遍又一遍,他紧握本的手已经紧张地无法松开,也无法用理智来计算过去了多少分钟。

“我们…”在不知道多少遍之后,本·阿弗莱克狠狠地吻住那不肯停下的嘴唇,这是个长的可怕的吻,他害怕这漂亮的嘴唇还会接着蹦出这些可怕的词,如果亨利接着问这个问题,他会怕自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答案。

 是也好,不是也罢,都是麻烦。

  在临近缺氧的边缘,他放开了亨利,脸憋的通红的亨利似乎还没有从这样的深吻中反应过来,他的理智还未苏醒,他的欲望还没有消灭,那种人类原始的冲动让他丧失了他一直自豪的风度。

  “本·阿弗莱克,我爱你。”亨利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唇红肿,眼睛湿润却又闪耀无法忽视的光芒,他仰视着本,就像仰视着阿波罗。

  在亨利像风一般跑走之后,本还立在那里,没有开灯。

  本在那一刻明白事情的糟糕性,他的中年危机来的如此与众不同有汹涌澎湃,那些年酒精曾带给他的,家庭美满曾带给他的,事业飞黄腾达曾带给他的,都抵不过现在亨利·卡维尔带给他的快乐与刺激。

这是不行的,这是不能的,这是不允许的,这是他愿意的。

——————————————————————————

论中年危机的各种表现方式

评论(12)
热度(46)

2018-08-27

46